等一场春暖花开

2019-04-15 08:10 来源:[db:来源] 作者:暮融赋 阅读:287
“清筝向明月,半夜春风来。”一定会有这么一个人,当你想起时心里就会掠过浮云般的温柔。被血脉里的感情牵引,天涯海角,莫失莫忘。    一世落雪,思无邪,腊梅的娇羞想来是看不倦的,花骨朵上的仙子飘裾欲舞,过去许久才蓦然明了,南国的春来得早些,拨通那串在心里默念久久的数字,电话那头是我最初的温暖,也是我永远的温暖,茶,我念,回忆难忘,时光馨香,原来生活所给予的暗示是如此的细碎轻巧,如同柳底飞花,在多年以后的不经意间言及才会了解当时的惊鸿一瞥有何深意。    春意渐浓,桃花艳放,在古人眼中“桃花”是静默清雅的。微风轻拂面颊,专属于丽江小镇的朦胧氤氲碰触鼻尖,颇有汉家气度的笔端下“品茗阁”三字落成,我惊叹挥毫如此大字的该是怎样的人儿?穿过墨兰雕花的木桥,“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的画面随着朗朗筝音回旋耳畔而浮于眼前,我毫不迟疑地踏进门槛,寻得一处临窗的位子坐下,满意地望向窗外,刚抽出嫩芽的柳枝在清风的作用下轻拂在窗杦,早已化了浅冰的溪流显得分外清澈,悄无声息地缓缓流淌。    一曲《琵琶语》落罢,身着齐腰襦裙的年轻女子抬眸,毫无预防的撞入一双深邃幽黑的眼瞳,裙带飘飘给人以灵动感,古朴精致的红木筝面上雕着一枝白梅,这位像梅花般轻灵雅致的梅姑娘逃也似的低下炯炯有神的双眸,遮住面颊上的一片绯红,许是我盯着人家姑娘看得太久,不禁莞尔一笑。茶馆里顿时掌声一片,喝彩声不绝于耳。我惊讶于梅姑娘的精湛琴艺,鼻翼间回环着春茶的清香,窗外溪流叮咛,好一派秀致江南春色。    每逢周末我必到品茗阁来温上一壶清茶,听几曲天籁之音,如此娴静文雅的梅姑娘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又是一年春来时,竹外桃花三两枝,进入长师已近一年有余,不禁感叹春风又绿江南岸。多少次梦里花香,你我相视的目光灼灼,缱绻深意,我不知你心房的那扇门后是怎样奇异的世界,蒺藜丛生,抑或是馥郁芳香。心里的执著驱使着自己再次踏上江南的行程,满眼皆是青葱明丽,如多年前一样,穿过墨兰雕花的木桥,一声弦歌拂落,心事落在琴弦外,忆那年烟雨空蒙中的倩影,古朴典雅格调的品茗阁里筝声不断,而筝前的人儿却早已不是齐腰襦裙的梅姑娘。    当一阵阵临窗雨洗去那时的心绪,曲中人远隔着千里万里,留下余韵待续。我手里紧紧攥着梅姑娘的联系方式,却不敢去打扰她的宁静,目光落于远处,烟波外,往事淡成迤逦。期望有一日擦肩而过,惹来两情脉脉。思忖许久,终是无力去拨通那串留恋心肠的数字,怀着些落寞踏上归途。望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桃花,默默回味着春日江南“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的佳境,伊人在何方?    进入长师之后就投入到紧张的研究生学习中,暂且将此事抛诸于脑后。在忙完一阶段的学习后,就忽然萌生到江南漫步的念头,想来自己也是许久未出门远游,于是就背起行囊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春雪消融便已温暖,青石巷,小园深更为谁独立?风露待清眸。思盼多年的筝音指引自己前行,一抹倩影落于眼底,依旧楚楚清丽,氤氲在眼眸,我再次忍不住莞尔一笑,原来多年前的惊鸿一瞥在彼此心中互生情愫。初爱,不被惊扰,如此妖娆,一如初绽的桃花,我们欣喜花开,静赏日月。    风吹入帘里,唯有惹衣香,静默的时光里怎么可以缺少梅姑娘的雅致筝音,我辞去北方的工作与梅姑娘一起定居在丽江,梅姑娘再也不用低吟“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