踮起脚尖的爱情(4)下

2019-04-09 08:17 来源:[db:来源] 作者:紫苏yyx 阅读:287
佳那点心思,再来一百个都不够谦猜的,心里想什么都写脸上了。“好!”谦也没点破,淡淡的回答。    两人一左一右的走在江边的小道上,开始谁都没说话,走着走着佳才想起自己还没把自己的礼物送给他。从包里将礼物拿出来,外面包着简单却又精致的包装纸的小盒子。“喏,给你的礼物,免得你说我白吃白喝……还有,生日快乐!”    谦接过礼物,他倒是想知道她会送自己什么。“是什么?”    “看了就知道是什么了,回家再打开!”佳卖了个小小的关。    “谢谢,这是我今年受到的第一个礼物!”谦手在礼盒上来来回回的磨砂,嘴上说的是最真挚的话。    自己是第一个送礼物给他的人,这一点让佳很高兴,也不枉她为了给他选礼物的事儿愁了那么久。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佳迟疑的开口,因为她不知道那个问题问出口后谦会有什么反应,生气,亦或是别的,她都不知道。“不过你可以不回答!”,佳又补了一句。    看了佳一会,从她那吞吞吐吐的语气,他大概猜得出她想问的问题是什么,那个问题,放在以前,他或许会抵触,也可能不愿别人提起,可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那些情绪,他通通都没有。“问吧!”    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以为,他是不愿意提及过往的伤痛的。“真的?我要是问了不该问的,你不会生气,也不会不理我吗?”    “问吧!”谦变相的答应了!    “下午操场那个女生,是你喜欢的人吗?”佳最后还是没敢用‘女朋友’那个词,她怕她说出口的时候,她的心会疼。    “以前是,现在不喜欢了!再说了,你见过有哪个人生日的时候会不请自己喜欢的人了?”佳,每天都去他空间,以前的东西他没删过,佳知道些什么也不奇怪,所以谦没有任何隐瞒的照实回答,他不想气氛变得太沉闷,所以回答了佳的问题之后还问了那么一个无关痛痒的问题。    有些问题,点到为止即可,佳也是看得开的人,也不想在那个问题上多说什么,很快的转移了话题,聊一些他们都感兴趣的事情,说到有趣的地方的时候,两人都会笑出声,那样的夜,很美。    路,启程了,就会有终点,不管那条路有多长。饭店到学校,本是十几分钟的路程,两人却走了足足有半个点,时间多出了一倍多。其实,佳真的希望,那条路没有终点,她想和谦就那么一直走下去,可天往往总是不遂人愿的,就算她再怎么拖再怎么慢,都还是到了学校。    “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回去早点休息。”谦将佳送到学校门口,时间有些晚了,要是他送她进去估计是出不来了,学校就是这样,到了点就不准学生再出校门口了。    “嗯,那我进去了,你也早点回家吧,路上小心!”佳不舍的朝谦挥挥手,最后转身往学校里去了。    谦静静的站在路灯下面,隔着学校大门看着佳的背影一点点淹没在有灰暗的学校走道上,直到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他才起步往公交站牌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喜欢上了等公交的过程。似乎,等公交就像等自己生命中那个对的人一样。    那辆能回到家的公交,不会因为你早到,就会早来,但不管要等多久,它都一定会来。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秒,在恰好的时间里与你狭路相逢。这就是早已写在三生石里命中注定不早不晚的缘分。    谦没有听佳的话,在等公交的时候就将礼物拆开了,小巧的礼盒里,躺着的是一个简单而又大方印着四叶草的黑色打火机。通体黑色的机身,印有一片四叶草及‘zippo’这一专属logo,还有Afourleafclover的字样。    四叶草,一叶真爱,一叶幸福,一叶健康,一叶财富,这是佳给谦的最好祝福,她真心希望他能幸福美满,即使给他这些的人不是她。    佳给的祝福,谦收到了,而且一直珍惜着。多年之后,这支打火机,连同送打火机的人,都一直陪在谦身边。那时候,谦才切实体会了那片四叶草,带给他的是多么珍贵的财富,他一生的珍宝。    一直以来,佳就是喜欢看小说的,每天宿舍后都会捧着手机躺在床上看小说,久而久之,她原本那5.2的视力也慢慢的下降了,以至于有时候上课抄笔记的时候看不清黑板上的字,每每那个时候,佳总是用她的手肘子捅捅坐在她旁边的谦,让他帮忙念下她看不清的字,有时候谦也直接拿过佳的笔记本替她写。    每次,谦嘴上总是抱怨,让她配一副眼镜,再让他帮忙抄笔记就揍她等等。但等到佳再让他帮忙的时候,还是会乖乖的将黑板上的字一字一句的念给她听,亦或是直接帮她写,然后重复着之前说过的话。    最后,佳眼镜是配了,可还是会时不时的让谦帮忙。她看不清的世界,他会替她看,就像,他是她的另一双眼睛一样,那种感觉,很好。而且,佳也很喜欢,在自己工整的笔记里,时不时的出现一段谦那不同于她的刚劲而有力字。有时候,幸福就是那么简单的。    两人坐一块久了,彼此的习惯和生活的一些事都互相都了解。后来,对方的喜好都变成了自己的最爱。谦喜欢喝咖啡,佳喜欢喝奶茶,所以在他们各自的课桌里常常都备有一些速溶咖啡和奶茶。可也有来不及补货的时候,所以很多时候他们都会你拉我一袋我取你一包的喝着对方的喜欢喝的,渐渐的谦也喜欢上了奶茶的暖,佳更是迷上咖啡的涩。    除此之外,佳喜欢往教室里带些冰糖橙和蛋糕。她喜欢橙那股酸酸甜甜的味道,蛋糕是谦喜欢吃的。她最喜欢,和他抢着自己带去的东西吃,最后那些吃的大多都是一半进谦的肚子,一半别她吃掉,共食一杯羹的感觉,很美。    幸福,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爱,就是将对方的喜好都变成自己的习惯。    天渐渐冷了,佳本就是体寒的人,她的手,总是常年冰凉的,其他季节还好,可一到冬天,那冰凉的温度就更冷了。说也奇怪,佳的手虽然总是冰的,可却从不长冻疮,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事,不用受那让人又疼又痒的苦。    这一点,谦是了解的。他总是让佳买个暖宝宝,但她每次都说不用,已经习惯了那个温度,不喜欢用暖宝宝。也不知道为什么,佳就是理由的讨厌暖宝宝。本来谦想送她一个的,就因为这一点,最后无疾而终。    只是,在特殊时期的时候,谦总是不知道从哪拿回一个暖宝宝,然后塞在佳手里,逼着让她拿着暖手,还说什么特殊时期要注意保暖。佳真想不到,谦那样的一个男生会对她说那样的一句话,介于不想辜负了他的心意,所以就算不喜欢但还是乖乖的报着那个他拿回的暖宝宝。    后来,暖宝宝也退休了,帮佳暖手的,就变成了谦,他会将佳的手捧在手心里帮佳呼气暖手,或是牵着佳的手一同放进他大衣的口袋里。这就是多年后衣柜里,谦冬天的外套全部都有大大的口袋的原因。    某天,佳喔在宿舍的被窝里看小说,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她的眼皮一直跳个没完,总觉得有些什么事要发生,看小说也看心不在焉的,没看一会儿就有电话打进来了,谦的。“喂……”刚响一声佳就接起来了,她不希望他在电话那头等他。    “晚自习帮我和航还有夏请假吧,我们去不了了!”谦坐在医院的走廊上,他旁边还站着一个护士,帮他清理他手上的伤口,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给佳打电话,伤口有些深,需要缝合,谦极力的隐忍着,用和平时的一样的语气和佳说话,但要是认真听却也可以听出来有些不一样。    “你们干嘛去,为什么要请假?”作为一个合格的班长,这些都是该问的。忘了说,现在班上的人请假,不是特别的事的话,都不用和平哥请直接和佳打声招呼就行了。    “有点事,走……嘶!”护士手一个不稳,弄得谦疼得都顾不上没说完话呢就忍不住呼出了声,护士小声的和他说抱歉,然后又继续手上未完成的活。    而这一声,佳听得真真切切,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儿,心一下慌了起来“你在哪里,发生什么事了,说实话,不可以骗我,不然以后休想我再理你!”急切的想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她就说嘛,每次她眼皮跳准没好事。    “我没事儿,一点小伤,在市医院!”都到了这时候了,谦自知瞒不了佳,索性就实话告诉她了,免得她胡思乱想穷担心,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伤。只是,当他刚把话说完,就听到电话那头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听得不是特别清晰,之后又是拖着拖鞋下楼梯的声音,一步比一步还要快。    佳急急忙忙的拿了钱包下床,来不及穿厚的外套,拖着她妈妈给她做的拖鞋就跑出门了。佳知道他们偶尔的会在学校外面和别人打架,只不过都没受伤,至少从认识以来都没见过他受伤,突然的就进医院了,而且他那样的人,不会轻易说疼的,刚刚在电话里却发出了那样的声音,那得受了多重的伤啊,由不得佳不担心。    “你慢点儿,别摔着了,我真没事儿,伤护士已经在处理了。”谦就算再笨,也猜到了佳要干什么,光听那脚步声就能猜得到她有多担心了,只是他也不想她受伤。    “坐着别乱动,免得又扯到伤口,我一会就到!”班长的气势一下子就上来了,佳带着点霸气的命令起谦来,说完才挂了电话,加快脚下的步伐,没看到他之前,她永远不放心,恨不得一下就能飞到他身边去,只可惜,脚下的拖鞋不给力,早知道就不那么急换了鞋再出门。    她是第一个,用这样的口气和自己说话的人,被她紧张的感觉,挺好的。谦握着手机淡淡的笑,他那张脸本就长得出众,虽然此刻脸上有些伤,不仅不会影响美感,更是别有一番韵味,加上他那一笑,便是引来走廊上无数道冒着红心的目光,这一情况,谦已经见惯不怪了,也不在意了。    打车到了医院,问了谦的具体位置,就找他去了。佳到的时候,护士已经将伤口缝好了,正要给他包扎,恰巧,佳看到了那像只蜈蚣的长长的伤口,眼泪一下没忍住就从眼里决堤了,那么长的伤口,该有多疼啊。蹲下身子,仰着头伸出手心疼的想要抚上他那带着点青青紫紫的脸,可又怕弄疼了他不敢碰。    “还疼吗?”佳泪眼婆娑的盯着谦的眼睛问,她怕一个不注意就漏掉他一闪而过的痛意。    “不疼,别哭,我不是没事了吗?”谦伸手替佳擦干她眼角的泪,安慰道。受伤的不是他吗,也不知道她哭什么。看她那穿得那么少,脚上穿的还是双露脚跟的拖鞋,露出了那双印着卡通图案的可爱白袜子。她体寒,出来也不知道穿厚些,鞋都忘了换,她怕是担心坏了,将自己的外套披到她身上,感冒了又得难受上一阵子。    刚开始佳还能忍着只是默默的流泪没哭出声,当谦反过来安慰她说他不疼的时候佳就“哇”的哭出声了,一边哭一边说“你骗人,明明就很疼,我知道的,会疼的……”呜呜的哭个不停。    谦一下就慌了,认识那么就都没见过佳流过一滴泪,现在却蹲在他面前哭得那么惨,眼泪任他怎么擦都擦不完,简直成了个泪人。“不哭了好不好,你笑起来好看,我喜欢看你笑,笑一个好不好?”    佳知道,自己哭起来又多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所以她一般不会哭,人前人后总是笑脸迎人,她总觉得笑容能给人带来好运,她希望她能把好运带给身边的人。可现在,她怎么都笑不出来,也不怕谦看到她最丑的一面一直哭。    刚刚在来医院的出租车上,她想了很多谦受伤的情况,而每一种,她光想着心就疼得不行,心从来没有过的不安。到了医院,看到他的那一刻,她就忍不住了,还好,没太严重,悬着的心虽然落下了,看着青一块紫一块的脸,她的心还是疼。    “你能不能答应我,以后别打架了,就算是为了爱你的人,我想他们要是看到你受伤,心会很疼的,而且我不喜欢看你受伤。”虽然佳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和别人打架,而且那些事而不是她能管的,但最后她还是没忍住开口说道。    体之发肤受之父母,这个道理谦知道。他要是受了伤,家里当他宝疼着的家人,一定会心疼,他也知道。只是,他不知道除了他的家人,还会有其他的女人担心他受伤。有多少女生,喜欢他是因为他很会打架,就算是受伤了只会觉得他很有男人味儿,谁会关心他受伤会不会疼。甚至,和维在一起的时候,她还让他去和别人打架,人与人,或许有了对比之后,才会知道谁才是自己该珍惜的人。    佳是除了他家里的女人外,第一个担心他受伤的女生。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谦的心被狠狠的撞了一下,就像第一次见面时她撞到他胸口一样,只是这一次,撞到的是心而已。他从来没觉得,女生梨花带水的样子可爱,甚至会让他有些反感,可此刻,看面前满脸是泪的佳却觉得赏心悦目。    “我只能答应你,以后会少掺和这些事,这样可以吗?”谦不敢一口答应她,保证以后不打架,有些事,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说得太满,他怕日后要是做不到,反而会更伤她的心。    “你自己说的啊,要是骗我,我就和你绝交!”佳也知道,他这样的人,不会不管自己的朋友,当他们需要他的时候,他还是会挺身而出,而且他说的话,一定会说到做到的,所以佳也没再要求太多。    “嗯,不骗你,好了,不要在哭了,还有起来吧,坐我旁边来,蹲那么久了,脚怕是要麻了!”谦一边说着,一边将佳扶起来,让她在长椅上坐下,要等航他们处理好还需要一会呢,一直蹲着不好。    那天,两人坐在医院的椅子上说了好多话,谦和佳说了好多以前的事儿,包括与维的那一段。谦心里是知道的,佳一直想知道,只是不敢问出口而已。其实,现在想想,他和维除了接过一次吻也没发生过什么特别的,只是在那个年龄看来有些不一样而已。    那时候,他以为他是喜欢维的,但现在才知道,吻她,只是因为好奇心,与情无关。纵使,当知道维和他在一起是为了满足她的虚荣心的时候很生气,但那些都不是喜欢。以前,他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错把那一丁点儿的好感当成了喜欢,可现在他知道了。    也就在那天,谦终于理清了他对佳是怎么感情。他喜欢上了这个时而笨时而聪明的傻女孩儿,一直以来,他都知道她是喜欢自己的,只是一味儿的在逃避这个问题,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以同桌的身份,享受着她对自己的喜欢。慢慢的,连自己是什么时候陷进去的都不知道,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心早已经给她。    (未完待续……)    微博:紫苏yyx    QQ:1937793929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