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派.之(二十二)

2019-04-09 08:17 来源:[db:来源] 作者:绛珠曦紫 阅读:287
忘记一个人,一个你习惯用生命去爱的人…需要多久?你赌上的一辈子?你压在他身上无悔的青春?还是说跟你的爱你的生命一样长久,久到老着死去,也得跟着你入土?不会的,那种你原以为难以忘怀的东西是跟他一样,一样善变。其实,他们顶多只存活两天。一天搁浅抛弃说无关紧要的话语断绝关系,一天格掉痛苦回忆誓死浴火撑开羽翼。    最简单的事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彼此是彼此的世界,彼此拥有彼此未来就一片光亮。一生的挚爱,有你任一个再优秀的也不能将你心打动。做了不离不弃的准备,早就在意识里跟你白了头到了老……怎么忍心分别,分别还要忘掉,彻底抹杀掉一点温存也都没的境地?!笑着遗忘了的一定是你没刻骨铭心过,痛苦务必是用各种方式让你铭记。都是为了你,为你着了魔,我以为那个小鱼儿一样的自己是跟你一起去了的,再也回不来。。。    树叶黄了。他涂抹掉夏的氤氲,秋将过半了。时间在飞,他穿梭在你我胸膛,终于不再有残留的温暖。我啃食着冰冷,看着你渐渐走远,纠结疼痛到看淡安然。只要我愿意,就可以把你和我放在一起,编成一个能讲给别人听的故事,并且可以做到面不改色。我一个人生活,没想到做到这一切,花掉的只是七月过度到如今九月…这么短暂的时光!    忽明忽暗的街灯照亮了人间。似曾相识的味道像荣归故里。刚被雨水冲刷过的痕迹,世界清水出芙蓉般俏丽。雨后路面是镗镜子,反射出刺骨的忧伤。一墙之隔,阴晴分割,太多始料未及的事不由分说。广场,老街,离别车站,除了萧索冷风里瑟瑟发抖的他们蒙上了一层风霜,一切,还都是我爱过的痕迹。。    寂寞的树林,下着落叶雨。我从他身边走过,恍若隔世。留恋奈何桥,饮不尽孟婆汤,剩一滴只为记住你。我回来了,距离,这么近,却从没有过的遥远。你曾爱过的她,再没有狂奔向你向那些你可能出现的转角的韧劲。再不会一味沉侵在褪的发白的记忆里无法自拔。再不是魂不附体的漫步在黄昏后的夜里。她没有眼泪,便不用再去浇灌填不满的没缝的心,更不存在疼痛到呻吟。她是躺在湖心的睡莲,仅有可能的不平静,也只是与岁月泛起的涟漪。与你无关。    这一天迟早会来的,只是没人想到他来的这般速度。秋意仍旧浓烈,雨丝却还是如注,绵绸,连着过客的思念。爱让担心成了一种习惯,习惯下雨天叫醒电话那端的你,不想你淋雨不允许你不好好照顾自己。你说你爱我会像一生那样漫长,我深信不疑,狠怕路人不知,也曾骄傲自得毫无遮拦的晒过赤裸裸的幸福。满载着爱根本装不住那快乐,炫耀是不知不觉就溢出来的。但是现在你走散在转角,不留恋不回头。你做了选择就不会后悔,那…我那些放不开的回忆呢,他们到处闪躲,终于不愿再曝露在阳光里,去尘封发霉的角落。    六十几天当然不足以抚平难以愈合的伤,但是所有我们主演的电影所有片段都不能再掀起我内心的轩然大波了。关于爱的印迹,悲喜交加,痛苦难忘参差不齐,即便这样,碎裂过的心依如止水。他扰乱你平静的步调,似乎只是为了要征服你掠夺你的珍贵去证明他自己的霸气。他横征暴敛,猎取芳心便抽身而退,不管你死活。他不管怎样,是他结束我生命里又一个重要的时代!    我一个人挺好的,看层峦叠嶂,目细水长流。不怕风吹没有雨淋,把自己照顾的刚刚好。追求自由,情非得已的漂泊,是真性情的浪子。不需要人陪不要人安慰。孤芳自赏,桀骜不驯,把坚强独立演绎到了一个女R的极致。我说的话你都相信,这些也没理由揣测猜忌。只是,没有一个人爱他一触即破的脆弱,没有一人懂她到莞尔投足间的透彻。其实,她们才是最渴望被爱被保护的一类人。    爱过的人是你,选择伤害的人是你,说好的幸福却走的一干二净的人还是你。她们说爱上一个人要花很长时间,很难也很简单。恨一个人忘记一个人也绝非等闲!短暂的这么一段时光里,你把爱恨情仇统统抛洒,却更像是经历过了这一世的落尽芳华,沧桑变化。。    你当淡忘一个人需要多久?要花上几两银子?要有几条命?还要多么强大的神经?都不然。那些据着你肉体灵魂的人或事,在你拭泪亦或仰望星宿的时候就悄然淡化了,放开了,释然了。    生离死别,也都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一块心肝一个挚爱,割舍掉也不是什么难以抗拒的抉择!    你不再吸我的血,你魂飞魄散,不能再怎么左右我…只要66天。比这更长一点的时间,我期待。会的,会有相安无事,静女其淑,岁月安好的那一天。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