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 歌

2019-05-18 08:08 来源:[db:来源] 作者:倪小西 阅读:287
文/倪小西 又是一年梨花白。  彼岸,满林子的梨树再次缀满簇簇的白色的花。那里,便如同冬日里下过雪之后的天地。  也是每年的这个时节,才会有人光临我的小客栈。他们也都是为赏这一片雪白而来。有商人,有剑客,也有诗人。  而无论是那种人,来到这里,便都归于安静的姿态。于窗前,手捧一杯梨花酒,或面带微笑,或缄默不语,或低声地赋诗吟词。梨花酒是我每天清晨渡船到彼岸新采摘的梨花瓣酿制,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人虽多,却毫无吵闹。而所有人,都不曾要求我渡他们过河去。  传言,那里被人设下了阵。所以这梨花,只可远观不可近赏。  黄昏时分,这些人便会踩着夕阳的最后光线逐渐散去。    可是今年,那岸的梨花将要开尽了,他却还没有来。  我倚在小阁楼的窗前眺望,日升日落了好几回,终于在这个黄昏望见了他,骑着黑色的骏马朝这里奔来,还有那一脸的温柔。    我去门口迎接。换上如梨花一样的白色裙子,晶莹的佩玉随风叮当。耳边一朵白色的梨花。  公子,你来了。  梨儿,我来了。看到了我,有瞬间的失神。  夕阳的颜色煞那间染上了我的脸。眼前,是我朝思暮想了又一年的男子。  是的,我爱慕他。这个面如冠玉,温文尔雅的男子。  六年前,他第一次来到这里。一杯梨花酒,立于此岸边,不言不语,不动不移,整整一天的光景。我实在很好奇,便端上一壶的梨花酒,走过去叫了声,公子。  他回头看我,依旧怔了好一阵,然后牵动了一下嘴角,伸手为我摘下落在发梢的梨花瓣。  你,叫什么名字。  骊儿。  梨儿。梨儿。恩,很美的名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笑容荡漾开来,如玉如华。又像清晨带着露水的梨花。  从那刻起,我的心便被这个男子占据。只因他的笑容让我觉得温暖,还有那一声又一声的,梨儿。  他走之后,我便日日夜夜对着铜镜,渴望镜子里那张稚嫩的脸庞早日变成女子的模样,一个女子应有的娇美模样。白日,面朝晴天白云,黑夜,跪地仰望月亮,双手合十,默默祈愿,只为渴望拥有一张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的脸庞。    他说因为途中有事耽搁,所以黄昏来,于是在这里留宿。  我满心窃喜。和他相处的时间又多了一晚。铺好床铺,挂上围帘,点上红烛。  公子,请早些歇息。  点头。依旧是满眼的温柔和笑意。  梨儿。  房门关上的瞬间,他叫住了我。  恩,公子。还有什么事。  明天,渡我过河。    心,倏地痛了。    次日,心里惴惴不安。想劝说他别去,但心知不能。  我知道,这六年来,他隔岸远望的,并不是那梨花,而是隐藏在那林中的女子,他心心念念的爱人。  心痛,隐隐地在痛着。并不宽的河,今日渡却如海。竹篙荡一次,心就痛一次。终于,泪,落了下来。落进了河里,流进了海里。  我眼看着公子的背影消失在梨花深处,那最后的一丝笑容中掺杂着些许的不安。而这笑容,却是我见到的最后一次。  公子从林中出来的时候,完全不是之前的翩翩公子模样,脸上的表情如同历尽了沧桑。  只道了一声,梨儿,回去吧。  我回头望一眼梨树林,似乎望见了那女子决然的背影。  想必,她没有答应他。  答应他什么呢。跟他走,还是,嫁给他。  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他,不会再来了。    果然,深埋着眉眼的他缓缓开了口。她早已不在了。不在了。  只一句,我亦明白。原来,她不在了。  转身,拭去落下的泪。离开。  我多想告诉他,公子,虽然她不在了,梨儿,依旧在这里。  可是看到眼前的公子伤心至深的模样,我知他爱她也至深。    彼岸的花,仍旧开得糜烂,雪白一片。  风吹无痕,花落无声。  公子上马,拉住缰绳。  艰难地牵动嘴角,却依旧没有荡漾开来。  他说,梨儿,后会有期。  绝尘而去。没有一丝留恋。    公子,我叫骊儿。  骊歌。  离别的歌。  公子,后会无期。    花开未央(群) 106473324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