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若止水

2019-04-15 08:09 来源:[db:来源] 作者:___憶殇 阅读:287
过往    曾经的似水流年,明天的且行且远。打开心房的门伫立的却是一堵高墙,唯见墙角下的一株小草,那般从容。逝去的在心里散开,凝望远边天际,期待阳光打在脸上的新生,三年了,终究还是得放下,也终究,还是放下了。风吹起花瓣如同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在心口的痛激起小小的涟漪,散开了你那摇晃的笑容,也许当爱已成悲剧,就不会再有精彩的故事情节,有的只是忧伤,在寒冷的夜里,独自蜷缩着舔着忧伤,泪流着你我的记忆。    唠叨    也许在那天的暮色里消失殆尽了颜色,迎着晚风,请记得给自己一个呲牙的笑容。好想一个人能去哪走走,散掉那些积蓄了很久的阴霾,重新找到那个阳光的自己,笑着的跟他招呼一声,问他最近可好。妈妈说,人活着是给别人看的,我便拿刀子刻在心上。于是故把自己这层皮子用架子支起,让自己活的像人样。可是,我真的很累。    反刍    一个人,点了支烟,细细回想着自己的那些。小时候可爱的有点傻,懂事点后却又傻得可爱,再大一点,又傻又不可爱了。原来经历这么多,还是没离开“傻”的附着。在我的生命里,原来行走的不只是你一个人,很多很多都来到过我的世界,并播下种子,很多都开花了,也有结果了的,你只不过是一个花都没开的种子罢了,可惜的是,现在发芽都没有,就直接发霉了。    残梦    很多事情在我们都没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结束了,回过头去看,留给自己的莫过于些许的伤感。这样年纪的我们,经得起什么,又没经历过什么。那年,脑子里有自己为将来画的一张蓝图,如今却被自己搁置在冷了的梦了,想够也够不着了。总是去追忆那些在心里本就是声嘶力竭的东西,却止不住让自己去揭伤疤,痛了,才知道,那是自己的。达人秀里刘伟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觉得我的人生只有两条路,要么赶紧死,要么精彩地活着。”我觉得我的人生也有两条路,要么精彩的活着,要么活的更精彩。残缺了的梦,记得补补。    停机    如果记忆也是一个罐头的话,我希望这罐罐头不会过期;如果一定要加一个日子的话,我希望她是一万年。很清晰的记得《重庆森林》里的这句台词,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就想把手机封存到一个罐头里,这样就可以把自己的世界全部封存起来,然后盖上一个过期日期的戳,给扔到一个永远不会上架的地方,想着想着,其实用不了这么复杂,让手机停机就可以了。    老去    明年,我二十四,和朋友说起,似乎从很年轻的时间一下子就到了自己很老的时候,还多少有些手足无措。只是那年轻时侯的骄傲,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磨灭的一干二净,好像走过的只是时间,一点一点的苍老,或许,我还年轻,或许,我还能做很多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正在老去,那么,趁着现在还能捞点什么,那就去做点什么,在腐朽掉了的年纪里,至少可以拿出来安慰将来的那个老头。前提是,在老去的时候,不要丢了自己。    珍惜    有太多的人和事转瞬即逝,待到自己偶尔从凉的记忆里面翻出来,才知道,物是人非后的追悔莫及。泛动你们模糊不清的脸庞,泪流着自己的哀伤,你们在哪里呀?清澈了原来的无知,却混沌了未来,也许那天再偶遇,请记得轻声问候,然后黯然离去。失去了,又复得了,那就应该加倍爱惜。傻瓜的我,知道吗?    结束    哪天,站在十字路后,面对自己的抉择,决定后,就不要回头,最重要的是,记得露出自己即使黄了的牙齿,笑看该下的生活。
------分隔线----------------------------